Category: The Carbon Brief

0

The Carbon Brief Quiz 2019

Last Wednesday, Carbon Brief hosted its fifth annual quiz night at a bar in central London. Thirty-eight teams, featuring more than 300 people, took part in the climate and energy-themed evening, all hoping to...

‘Profound shifts’ underway in energy system, says IEA World Energy Outlook 0

‘Profound shifts’ underway in energy system, says IEA World Energy Outlook

The world’s CO2 emissions are set to continue rising for decades unless there is greater ambition on climate change, despite the “profound shifts” already underway in the global energy system. That is one of...

0

客座文章:为何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在2019年上半年增长了4%

Lauri Myllyvirta是一位关注中国空气质量和能源趋势的分析师。 对初步数据的分析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来自化石能源和水泥生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预计增长了4%。 自2017年以来一度驱动总排放量反弹的电力行业的排放量趋于平稳,但激增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带动了钢铁和水泥排放量的快速增长。 对2019年上半年的初步数据的估算显示,相较于去年同期: 中国的煤炭需求增长了3%; 石油需求增长了6%; 天然气需求升高了12%;而且 水泥生产增加了7% 在这篇文章里,我基于对中国政府和金融机构等多个信源的数据的评估,探讨了这些趋势的驱动因素和未来一两年的前景。 化石驱动 按燃料来源划分(如下图所示),煤炭消费量要比2013年的峰值低得多,但自2017年初以来一直呈回升态势;而水泥生产带来的排放量则从去年冬天起攀升。石油和天然气虽然加起来不到总排放量的四分之一,却因其高增长率贡献了半数以上的总排放量增长。 2012年至2019年上半年间,中国来自水泥、煤炭、天然气和石油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及总排放量(年化12个月的动态均值,单位:百万吨)。请注意不同y轴的刻度有所区别。来源:基于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工业增加值计算的表观消费量、中国海关贸易数据和中国煤炭资源网的煤炭库存数据。该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成。 电力转向 过去十年间,电力行业排放量的增加大幅驱动了中国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长,尤其是为支持经济腾飞而蓬勃发展的煤电供应。不过,在2019年上半年,电力行业的排放量几近于零增长。 这是因为,总体而言,(能源)需求增长放缓,这就使得可再生能源(下图中的黄色和橙色条形图)、水电(深蓝色)和核电(浅蓝色)的额外输出涵盖了增量增长(红色),并且没有给化石燃料发电(灰色)留下增长空间。 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不同来源的发电量的增长量(单位:太瓦时)。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该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成。 产能因素 如下图所示(右上),如果中国新增太阳能容量得以按此前趋势发展,那么电力部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能已经下降。相反,在2018年宣告削减补贴和配额限制之后,新增太阳能容量突然跌落。 另一方面,一系列核反应堆陆续建成,并于今年上半年并网(右中),这就导致核电容量一次性大幅增加,从而减少了化石燃料发电量及其二氧化碳排放。 风电装机有所增长(左上),但火力发电(煤炭和天然气)也在2018年的缓慢发展后回升(左下)。 2012年来,每年上半年中国新增的发电容量(按来源,单位:千兆瓦)。来源:中国电力协会。该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成。 虽说太阳能发电容量的增长自2019年以来就趋于平缓,但其长期前景或强于预期。这是因为,第一个采用“无补贴”电价而能与燃煤发电费用相当的太阳能项目要比我们想象的来得快得多。太阳能“电网平价”似乎已经到来,太阳能技术甚至能在价格上与煤炭竞争。 今年5月,16省审批通过了第一批250个“无补贴”平价上网的风电和太阳能发电项目,总容量近21吉瓦(GW)。 这些项目将获得优先并网权,并以煤电为基准电价签订了长期(不少于20年)售电合同。 混凝土建设 在电力部门的排放增长停滞的同时,钢铁和水泥生产以及攀升的石油消费推动着中国排放量的上扬。反过来,对钢铁和水泥的需求又受到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的驱动,而后者似乎是唯一发展强劲的主要经济部门(下图中的红线)。 各部门的年投资量变化(%)。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该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成。 这意味着,中国不顾其经济转型的既定目标,又一次依赖建筑业和“烟囱”产业来拉动经济增长。自动扶梯和升降电梯的产量(2019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8%)及挖掘机销量(增长了19%)很好地展示了突飞猛进的建筑量。 在电力行业之外,2019年上半年拉动煤炭需求增长的主力来自炼焦和冶金(如炼钢)及水泥和玻璃等建材的制造。这在下图中有所展示。 与 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中国各经济部门(电力行业除外)的煤炭使用量的变化情况(单位:百万吨)。“其他”类别下涵盖了其他工业部门、家庭和其他小规模用途。来源:Wind金融终端。该图表由碳简报使用Highcharts制成。 煤电破产 鉴于今年对化石燃料发电的需求停滞,...